下载火山直播平台

念穆没想到她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正想着说不要的时候,慕少凌说话了。

“没问题。”他一口答应下来。

念穆愕然,他洗碗?但是她记得,慕少凌是个连微波炉都用不好的男人,厨房的电器,好似跟他没有太大的关系。

李妮也露出震惊的表情。

堂堂T集团总裁,慕家继承人答应揽下洗碗的活儿?

三个孩子则是互相看着对方,嘴角微微一笑,没有说什么,反而是扒饭的速度更快了。

他们都想看看自己的爸爸在厨房洗碗的场景。

随着慕少凌的答应,李妮这回是真的没有什么话可以说的了,默默地吃着饭菜。

念穆做的饭菜很可口,但是有慕少凌在,她的注意力都不在饭菜上面,而是在想着,慕少凌等会儿要去厨房洗碗的事情。

吃过饭后,李妮低声询问着念穆,“那个,这边有洗碗机吗?”

“有。”念穆点了点头。

李妮恍然大悟,“怪不得他答应的这么快,是想着用洗碗机洗碗吧。”

甜心小美女

“但是住进来这段时间,洗碗机都没有用过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用。”念穆低声说着,以前慕少凌也不是没有帮自己洗过碗,但是通常都是他们两人并肩站在一起,他负责洗,她负责擦干,也不至于手忙脚乱。

然而现在……

李妮看着慕少凌面无表情地收拾碗筷,提醒道:“慕总,手洗的碗才干净,洗完了再放进洗碗机里杀毒,这样比较好。”

慕少凌看了她一眼,从宋北玺提出让李妮跟念穆住一晚后,他便做好了会被李妮刁难的准备。

但是没想到,她挑刺刁难的能力如此强大,这笔账,他要记在宋北玺的头上。

念穆看着慕少凌把碗碟叠高,心想着,要是一个不稳,上面的碗要摔碎,收拾起来更麻烦,于是站起来说道:“要不还是我来吧。”

“去干什么,让慕总来,又不是小孩子,吃完了总得干点小活不是?”李妮一把拉住她。

念穆看着慕少凌,他已经把叠的高高的碗筷端起来。

要是换做自己,她一般都是分两次端进厨房的,这样稳一点。

慕少凌小心翼翼地把碗筷端进去,念穆被李妮拉着,只好一直紧紧看着,过了会儿,没有听到碗筷摔在地上的声音,她才放心下来。

还好,他至少没有手忙脚乱地把碗碟摔碎。

李妮见她一脸的担忧,低声说道:“放心吧,他就是没做过这样的神情,但是又不是不懂。”

念穆看了她一眼,满脸无奈,“我只是担心我的碗筷。”

“少来,走,去看看他是怎么洗的。”李妮拉着她的手,走到厨房门口。

慕少凌背对着他们站在洗菜盆前面,水龙头的水哗啦啦的落下,她们只能听到水流跟洗碗的声音,至于他洗碗的动作,她们是没有看见。

淘淘也挤过来,牵着念穆的手,“姐姐,放心吧,爸爸洗碗一定洗得很干净。”

李妮疑惑地摸了摸孩子的头,问道:“怎么知道的?”

“因为爸爸有洁癖,所以他会洗的很干净。”淘淘一本正经地说着。

李妮乐得想要大笑,捂住嘴巴,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慕少凌在洗碗,听到孩子的话语后,冷着声音提醒道:“我能听见说的话。”

淘淘捂了捂嘴巴,笑嘻嘻说道:“爸爸,认真做家务的样子真帅!”

“是挺帅的。”李妮赞同点头,“以后我也让北玺试试。”

“可以让宋北玺给做晚饭。”慕少凌没有回头,继续跟碗碟上面的油渍做斗争。

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李妮接话道,却发现有些不对劲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“能坚持吃完然后不进医院,就可以。”慕少凌说道,跟宋北玺二十多年的兄弟,他知道对方的厨艺有多糟糕。

“宋叔叔做的饭太难吃啦。”淘淘想起之前在俄罗斯,有幸尝过宋北玺做的菜,打了个恶寒。

“厨艺都是要慢慢练的,总要给他机会。”李妮听到他们父子二人对宋北玺的评价,顿时有了一种冲动,一定要让宋北玺学学厨艺!

念穆看着慕少凌洗完碗,然后要拿着毛巾擦干,提醒道:“是浅绿色的那一条。”

慕少凌回头看了她一眼,拿起毛巾,把碗碟上面的水渍擦干。

李妮满意点了点头,“没想到堂堂慕总,在洗碗方面,还是挺讲究的,不错。”

说完,她又搂着念穆的手臂,“念穆,走吧,我们上楼。”

“上楼做什么?”念穆不明。

“说我难得跟着过夜,不来点闺蜜时间吗?”李妮挽着她的手就要往上走。

淘淘看见自己的妈妈被李妮拉走,屁颠屁颠地上前,“李妮阿姨,我能跟们一起吗?”

李妮看着淘淘,摇头道:“今天们的姐姐是我的,所以,不行哦。”

“李妮阿姨,好霸道,以前都是最疼爱我的。”淘淘嘟着嘴,没有真的难过,只是撒个娇。

“以前很可爱呢,现在越长大,越像的爸爸,所以,让爸爸今晚照顾们吧,念穆,是属于我的。”李妮捏了捏淘淘的鼻尖,拉着念穆上楼。

淘淘看了一眼在厨房里还在跟碗碟奋斗的慕少凌,感叹一声道:“爸爸,我还是喜欢我们一家人的时候。”

“明天她就离开了。”慕少凌没有回头,对着儿子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如果明天宋北玺还提出这样的要求,他绝对不同意。

无论他说什么,都不同意!

要是担心李妮,宋北玺大可以把李妮带在身边,反正他已经跟宋家表明撕破脸面,带在身边又如何?

来到二楼,看着一扇扇房门,李妮停下脚步,问道:“哪个是的房间?”

“右手第一间。”念穆说道,然后再给她解释,“对面的那个是慕总的,跟着就是软软,淘淘,湛湛的房间,最后面的是书房,不过也被我占用了,方便我做研究。”

李妮听着她介绍,不禁“噗嗤”一声,“我知道跟慕少凌没什么,不用解释得那么详细。”

Tagged